盘点2014新词新语
作者:未知 来源: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30日 点击数:

《咬文嚼字》版2014年度十大流行语

1.顶层设计

入选理由:“原是系统工程学概念,意思是从顶层开始,对工程项目的各个层次、各个要素、各个方面统筹规划,以便高效快捷地实现目标。后广泛应用于政治、经济、军事等各领域。作为一个政治名词,“顶层设计”指的是政府的“战略管理”,其核心是整体性、全面性、长远性以及重大性、全局性目标的设定,是政府统筹内外政策和制定发展战略的重要思维方式。

2.新常态

入选理由:顾名思义就是“新出现的常态”,译自英语的“New Normal”。它本来描述的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后西方经济恢复缓慢而痛苦的过程,有人概括为“一低两高”,即“低增长、高失业、高债务”。我国经济正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有人总结为“中高速、优结构、新动力、多挑战”,这就是中国经济的“新常态”。“新常态”一经流行,已不再局限于经济领域,各行各业都在使用。

3.打虎拍蝇

入选理由:书面语称“打虎拍蝇”,口语则称“老虎苍蝇一起打”。“老虎”和“苍蝇”是两个比喻,“老虎”喻指位居高层的腐败官员,“苍蝇”喻指身处基层的腐败官员。“打老虎”,“拍苍蝇”,反映了党中央在惩治腐败这一大是大非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和政策措施,既形象又深刻,顺天时而得民心。

4.断崖式

入选理由:高峻、陡峭的山崖断裂,必然会引发猛烈而快速的山体滑坡,后果不堪设想。因此,人们用“断崖式”形容幅度大、势头猛的下行状态,运用范围十分广泛。如反腐领域有“断崖式降级”,股市有“断崖式暴跌”,楼市则有“断崖式降价”,还有人把气温大幅度下降说成“断崖式降温”,等等。

5.你懂的

入选理由:本是网络用语。主要用于两种场合。一是由于许多人都知道,说话人不必多说或无需说明。二是由于涉及敏感话题,说话人不愿说、不能说或者不便说。当下,“你懂的”成为一个有几分“神秘”而又十分管用的社交应对语。

6.断舍离

入选理由:来自日本的“汉字词”。日本家政咨询师山下英子著有《断舍离》一书,倡导通过“做减法”,收拾好自己居住的房屋,让自己生活在宽敞舒适自由的空间,从而寻求压力的缓解和心灵的释放。随着图书的畅销,“断舍离”成为时尚新词,意思是“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弃多余的废物,脱离对物品的迷恋”。如今,“断舍离”已成为一种现代生活的理念,延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7.失联

入选理由:“失去联系”“失去联络”的意思。3月8日,马来西亚航空公司一架载有239人的波音777-200飞机与管控中心失去联系,至今下落不明。新闻报道中反复出现“失去联系”“失去联络”的说法。为了简便,一个新的缩略词“失联”应运而生。由于言简意明,在一段时间里,“失联”一词几乎天天见于媒体,如今家喻户晓。

8.神器

入选理由:我国古代神话传说中,有“十大神器”的说法,比如盘古开天地的神器叫“开天斧”,女娲补天的神器叫“补天石”。古代人类对宇宙间许多现象无法认知,难以解释,只好“归功”于“神”的力量。如今将某种新器物或高科技产品称为“神器”,目的是强调其独特的“神奇”功效。

9.高大上

入选理由:“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缩略。电视剧《武林外传》和电影《甲方乙方》都使用过“高端大气上档次”这个七字短语,后凝结为三字词“高大上”,2013年开始流行,但尚未达到大众耳熟能详的地步。2014年,“高大上”不断升温,使用率和知晓率大幅提升,迅速成为喜闻乐见的全民流行语。适用范围也十分广泛。

10萌萌哒

入选理由:即“萌萌的”,本为网络词语,现在已演化为大众流行语。“萌”即可爱;重叠为“萌萌”,则是很可爱的意思。“哒”读da,本为音译用字,谐音“的”,显得俏皮、幽默而亲切。“萌萌哒”三字连用,意为太可爱了,人、事、物均可使用。

百度百科2014年十大网络流行语

1.且行且珍惜

出处:2014年3月底,演员文章首次回应“出轨门”承认了“劈腿”传闻。3分钟后,马伊琍在微博写了句“恋爱虽易,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回应。于是“且行且珍惜”开始流行。 也引得网友纷纷跟风造句,延伸出了诸如减肥版、股市版等多个版本。

2.你家里人知道吗?

出处:起源于一个在网吧看新闻的网友:“你这么土,你家里人知道吗?”然后一传十,十传百,“你家里人知道吗”很快成了网络流行语。这句话的发展潜力和可扩展性也给了网友无数吐槽的灵感。

3.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出处:这句歌词出自蔡依林的《布拉格广场》,被网友引申为对奇葩事物的形容,比如一张图片很雷人,网友就可以用“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来形容它,多用于调侃和自嘲。

4.萌萌哒

出处:萌萌哒是由网络热词“么么哒”演变而来,是“该吃药了”的含义。由于语义环境差别,萌萌哒多形容自己的萌化形象,而么么哒更多的时候作为对他人爱称或者语气助词。

5.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

出处:原本是天涯社区的求助帖子标题,其中有“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的表述,后被广泛用于表达无语、无奈奈、受不了了等状态。

6.也是醉了

出处:这一神回复的创始人,可以追溯到金庸《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大侠。爱开玩笑的令狐冲曾这样讽刺别人的谄媚:“我一看到那些人的谄媚样,就浑身难受,摇摇晃晃几欲醉倒。”之后一群《英雄联盟》的玩家们对此词情有独钟,不管对方的技术很差还是很好,小伙伴都喜欢说:“哇,这大神的技术,我也是醉了”。主要是一种对无奈、郁闷、无语情绪的轻微表达方式。通常表示对人物或事物,无法理喻、无法交流和无力吐槽。多可与“无语”、“无法理解”、“无力吐槽”换用。

7.我只想安静地做个美男子

出处:《万万没想到》第二季第一集中,“叫兽易小星”扮演的唐僧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全句为“我想我还是安静地当一个美男子算了”。意为不需要折腾和自讨苦吃。

8.买买买

出处:调侃微博红人王思聪和爸爸王健林的对话:王思聪:爸,这个……王健林:买买买!王思聪:爸,这个……王健林:买买买!

9.现在问题来了

出处:“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红极一时,“挖掘机技术哪家强?”这个问句前被网友添加了一句“现在问题来了”,后面可跟“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也可引出其他要问的问题。这是许多故事晋级为段子的标配式结局。

10.有钱,就是任性

出处:前段时间一条新闻称老刘网购保健品花1760元,不久陆续接到敲诈电话,老刘明知道自己上当了还一如既往地给罪犯汇款。记者采访老刘,老刘却说:被骗7万的时候发现上当了,当时觉得警察不会管,又想看他们(骗子)究竟能骗多少钱。这则新闻引爆互联网,网友调侃:有钱就这么任性。据西安晚报,扬子晚报等。

《咬文嚼字》盘点2014年度十大语文差错

1.“议案”“提案”混淆,“两会”报道中的常见用词错误

“议案”是具有法定提案权的国家机关、会议常设或临时设立的机构和组织,以及一定数量的个人,向权力机构提出审议并做出决定的议事原案。

而“提案”是政协委员和参加政协的各党派、各人民团体以及政协各专门委员会,向政协全体会议或者常务委员会提出的书面意见和建议。

2.“入驻”误为“入住”,中央巡视工作报道中常见错误

“住”与“驻”都有停留的意思;但是“住”泛指通常意义的居住,“驻”则特指为军事目的或执行公务而驻扎、留驻。中央巡视组进入某地或某单位,是为执行公务而驻扎,而不是普通的居住,因此应用“入驻”,不用“入住”。

3.“单独二孩”误为“单独二胎”,国家计生新政宣传中的概念错误

有媒体提出“单独二胎”的说法。将“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简称“单独”没有问题,但把“两个孩子”简称为“二胎”,是不准确的。“二孩”指两个孩子,“二胎”指两个胎次。如果生育的是双胞胎,一胎已经有两个孩子,再允许生“二胎”,就可能有三个或四个孩子。这可能导致对新政的误读。

4.“国际间”,APEC会议报道中的一个错误

“国际”自然是指国与国之间。其后再加上“间”,便成了叠床架屋。把“国家间”说成“国际间”,这是一种病态表述。

5.“通信”误为“通讯”,常见于MH370失联事件报道

在马航MH370失联事件中,许多媒体都把“通信”误为“通讯”。“通信”特指用电波、光波等传送语言、文字、图像等信息,如“通信设施”“通信系统”等等。“通讯”是“通信”的旧称,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早于2006年已审定公布“通信”为规范词形。“通讯”则专指一种新闻体裁。

6.“拘留”误为“逮捕”,明星“污点”事件报道中的常见用词错误

2014年8月14日,房祖名因涉毒事件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当时许多媒体报道时却说“房祖名被警方逮捕,成龙代为致歉”等是错的。“拘留”和“逮捕”是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

“拘留”包括“刑事拘留”“行政拘留”“司法拘留”。房祖名当时属于刑事拘留。“逮捕”是司法机关依法剥夺犯罪嫌疑人人身自由,强制羁押审查的刑事措施。房祖名经审查,北京检察机关在9月17日以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对其批准逮捕。可见,“逮捕”是在“拘留”之后发生的事。

7.阿拉伯数字和“几”连用,经济新闻报道中的常见数字用法错误

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跌跌不休”,媒体上说:“国际油价跌至每桶70几美元”,“油价跌至60几美元每桶”。“70几”“60几”应写成“七十几”“六十几”。“几”是数词,表示二至九之间的不定的数目。《出版物上数字用法》明确规定:含“几”的概数,应采用汉字数字。如:几千、二十几、一百几十、几十万分之一。

8.“碑文”误为“墓志铭”,清明纪念活动报道中的常见知识错误

墓志铭,一般分志和铭两部分。志,多用散文写成,记述死者的姓名、籍贯、生平等;铭,则用韵文写成,内容是对死者的赞扬、哀悼等。

墓志铭刻在石上,埋在墓内。在墓地上不可能看到墓志铭。碑文是刻在墓碑上的文字,内容为死者的姓名、生卒年月以及子孙姓名等,有时也刻有死者的生平事迹。

9.“松树”误为“鬆树”,影视作品中的常见繁体字使用错误

在影视作品中,常有用繁体字的场合。多部影视作品中,“松树”误为“鬆树”。如年内热播的《红高粱》电视剧中,便有“三径寒鬆含露泣”的联语。其实,“松”“鬆”是两个不同的字。“松”即松树,本有其字。“鬆”本义是头发乱蓬蓬的样子,引申出与“紧”相对的意思,进一步表示酥脆、放开、解开等义。简化字颁布实施后,“松”“鬆”合并为“松”。但“松树”不能因此写成“鬆树”。

10.“折桂”误为“折桂冠”,文体新闻报道中的用典错误

2014年8月31日,香港小姐总决赛落幕,邵佩诗获得冠军,许多媒体称之为“折桂冠”。这是杂糅了“折桂”与“桂冠”两个不同的典故。古代把名列第一比喻成“桂林之一枝”,后世便用“折桂”指科举及第,现也指考试或竞赛取得优异成绩。而“桂冠”是用月桂树叶编制的帽子,古希腊人常授予杰出的诗人或竞技的优胜者。后也可指冠军。“桂冠”可以夺得、赢得,但不能说“折”。这一错误也常见于体育比赛报道中。

2014年新词新语强调干净创新

2014,时间都去哪儿了?年终岁尾,又到了盘点即将过去的这一年语言文化生活的时候。

打虎、灭蝇、反腐、禁赌、扫黄、依法治国、机制透明、简政放权……一个个热词,触摸着2014年的民意脉搏。有一种情怀叫“主席套餐”,有一种期待叫“APEC蓝”,有一种无奈叫“也是蛮拼的”,有一种喜爱叫“萌萌哒”……这一年也充满了丰富的情感。梳理这些热词新语,串联起2014年那些牵动人心的人和事,呈现出我们语言生活的繁盛之势。

“习大大”引领语言新潮流

纵观今年的热词新语,国家领导人引领流行语潮流,无疑是一大新亮点。“以前都是网民引领语言造词的新潮流,但今年比较特殊。比如‘APEC蓝’,是因为习近平主席的运用,让这个词变得特别流行。”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侯敏说,此外还有“新常态”等主流词语,都是国家领导人说出来后,得到大众认可,并形成一种社会风潮。当然,“习大大”一词的流行,则与这些热词形成呼应,展示了领导人与人民的水乳交融,也表明了大众对国家前途充满了美好的期望。

“中国梦”让人们看到,在梦想面前,人人都有话语权,关键是经济文化的平衡发展,公平竞争的制度保障。“新常态”表现了体制的定力和稳中求进的活力。2014年,“国家宪法日”设立,强调“依法治国”首先要依宪治国,表明中国在法治的道路上又迈出了新的步伐。而“APEC蓝”体现了人们对美好环境的期盼,更提振了政府与市民协同治理环境污染的信心。此外,“核心价值观”“巡视组”“落马”“追逃追赃”“一带一路”“沪港通”“国家公祭日”等大量新词热词,都述说了过去这一年的国家重大事件。

玩语言游戏的少了

前些年有火星文;2012年,元芳体、甄嬛体热度很高;2013年,“喜大普奔”“全聚悲始”“人艰不拆”等四字格自创成语不断冒头。在网络世界里,把语言当成游戏的现象这几年非常突出。但据专家观察,2014年,这种现象正在慢慢减少。

今年网络十大流行语为“我也是醉了”“有钱就是任性”“蛮拼的”“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保证不打死你”“萌萌哒”“时间都去哪儿了”“我读书少,你别骗我”“画面太美我不敢看”“且行且珍惜”。

纵观这些流行语可以发现,明星在流行语的风行上功不可没。“蛮拼的”,是因为歌星曹格在《爸爸去哪儿》节目中多次提及而引发关注,后来主要表达一些说话者对其所说事件或任务的嘲讽、嘲笑或者鄙夷。“保证不打死你”是吴镇宇在《爸爸去哪儿》中的一句口头语,表达极度生气却又压抑着的愤怒。“画面太美我不敢看”源于蔡依林的《布拉格广场》歌词,表示对出人意料的画面的调侃和自嘲。“且行且珍惜”源自文章出轨事件,充满了善意提醒。那首《时间都去哪儿了》也因为歌手王铮亮的演绎而风行起来,连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接受俄罗斯记者采访时也说到“我个人的时间都去哪儿了”。

和火星文、四字格新成语不同,2014年网友原创的具有戏谑成分的热词新语在减少。对此,侯敏认为,这与今年大家关注的国内外大事太多不无关系。国际有马航失联事件等;国内有户籍改革、单独二孩、高考招生制度改革等,每一项改革都关系到千家万户切身利益,“这造成了今年正能量、主流新词密集出现,而游戏成分高的词相应较少。”

《咬文嚼字》执行主编黄安靖则认为,如果由此判断网民对新词新语的原创力在降低,肯定站不住脚。他坚持认为,包含游戏成分的新词减少只是偶发现象,“网民的语言智慧前所未有,并没有减弱的倾向。”

新词新语强调创新和干净

前几年,尤其在网络上出现的一些新词,是否入选流行语、新词新语曾引发过争议,而争议的焦点主要在于,是不是不雅或有暴力倾向等。但今年,在评选年度热词的过程中,这类争议几乎不存在。

《咬文嚼字》前几天也刚刚出炉了2014年十大流行语,黄安靖对此深有感触。他注意到,“屌丝”前几年曾在网络上很流行,但是各大流行语、新词新语盘点活动在选择这类词时都很慎重,“尤其是‘屌丝’出来后,曾引起全社会的反思。不少语言专家认为,这类词还是少推广为好。”

黄安靖透露,今年《咬文嚼字》在流行语的评选过程中,讨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新词新语是否对语言文化有新贡献上。语言专家尤其关注,流行语在结构、语义、用法上是否有创新。有专家认为,“蛮拼的”这个词表现就很突出,“拼”以前是个动词,如,我和你拼了。而现在老词新用,变成了形容词,反映了新的时代特点。相比之下,“有钱就是任性”的“任性”,被认为还缺乏新意,依然保持了其在《现代汉语词典》中的解释,在新意上并没有更大突破。

此外,黄安靖还提到,今年还是有一些不雅之词在网上使用,“我们评选新词要具备社会价值,不收低俗不雅、不符合社会道德规范的用语。”

黄安靖认为,尽管今年的新词新语洁净度相对高,但从某种程度上讲,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做得还不够。“美国、俄罗斯都列有脏话清单,也有相关法律,凡是在大众传播平台上,说了脏话,就要遭到法律制裁,还要面临高额罚款。”黄安靖因此呼吁,保持语言的纯净,要有更完善的体系作为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