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说盛会之《与君初相识 犹如故人归(二)》
作者:蒋晓英 谭映军 来源: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7日 点击数:

11月9日-13日,2017年四川省高中语文阅读教学课堂展评在美丽恩中盛大举行。“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见证我们初识的感动;“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表达我们的思考和精彩;“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诠释我们向善向美的永恒追求。当灿烂归于平淡,我们将分别从会务组织、参会老师、参赛老师、会务服务团队等多角度图文解说此次盛会,一起细数那些温暖的瞬间。本次刊发第二期——参会老师说盛会之《与君初相识  犹如故人归(二)》!

10号下午,由专家授课,第一堂是郑桂华老师执教《说“木叶”》。初相见,犹故人。早在朋友圈见过她诸多相片,也零零散散读到她写的或提及她的一些文字,因此,一种熟悉感跟随她的出场,钻出了泥土,滋蔓开来。记得丽蓉姐亲切地昵称她为“桂花”,我以为极妥当。窈窈娉婷,形瘦态柔,却自信笃定,恰似绽于冷秋的桂花。“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敢于公开执教难度系数之高的课文,用王宁先生的话说:“这个课文很难,我都替她捏一把汗。”我确信,作为大学教授的她能常常成功赢得中学课堂,用实践印证理论、升华理论,又用理论指导实践,融入实践,一定有不凡之功底与建树。

既然印象的底色早已经铺成,现在只等她“绘事后素”,等她绘上语文的河流山川,长空秋月。心中太多的期许已凝成一尾刚听到冰面裂开的红鱼,兴奋待跃,不可按捺。

老师已站在讲台,脱去外套,着一袭紫色毛裙,干练端庄,笑起来,灿烂真诚;一说话,果断爽利,空气顿时活跃几分。

“文章都读了吗?遇到困难没有?”一开始就关注学情,了解学情。

“这个题目与原文有什么不同?”“课文题目中这个引号有什么作用?”课堂从有没有引号说起,从被忽略的细节说起,很快引入本节课的学习。

“表示引用”、“强调,很有意蕴”、“把诗歌中意象加以凸显”这些回答表明老师触摸了学生的思维按钮。

“说说你读‘说木叶’遇到了哪些困难?”老师用一个具有生命关怀又有启发性的问题切入文本,简单而深藏玄机,课堂充实丰富在望。

“……”学生出现短暂的寂静。

问题?困难?或许孩子们突然还不习惯这样的学习,课堂的问题一般不都是老师提出的吗?

但老师很坚持,继续等待,诱导。

很快,冰山显露,孩子们发现了阅读中的困难、阻碍,问题意识激活,思维之门开启。

“我想知道‘木叶’到底作何深层次解释?”

“这篇文章中心讲的是什么?”

“这么多诗句怎么理解?”

“现在说的是树叶,古代与现在有什么不同?”

……

即使只是陈述问题,老师也随时指导学生纠正完善自己的表述,如:

“把‘中心’换一个词好不好……‘观点’,表示看法建议。”

“全诗引用的诗句有二十次,第一句出现两次,所以一共十九句……”

“你提的问题是古今木叶与树叶的变化。”

“除了木叶与树叶,还有哪些相近的意象?”

……

将学生的问题加以引导,整合,提练,提取关键词,板书,简洁,醒目。

1.木叶

2.观点

3.诗句

4.木叶与树叶

落木——木叶

四组词语将给学生提供一个明确的逻辑思维结构。这是一个少有预设的课堂场景,谁能预料学生提出什么问题呢?

然而,对于最后一组概念的书写位置,老师有了计较。

“把落叶写左边,还是把落木写左边,为什么?”

学生明白,由落叶升华到落木,落木是落叶的发展版,于是,几个概念间关系渐趋明朗,思维开始流动。

这点纠缠,却是为感知内容理解文本而有意为之的“机智”、“算计”。

至此,文章整体内容基本把握,课堂结构的雏形大致具备。

老师还没止步,还想压榨学生的智慧。

“还有不同于上面四组问题的吗?”

……

不过, 以学生目前此时的情形,似乎再没有新的发现。

“没关系,读着读着就有问题了。读懂了的,就帮助他们解决这些问题,小组讨论,看怎么解决这决问题。”老师发出新的指令。

问题取之于学生,今又把它还给学生,让学生自己去寻找解决之道。我不由想起了钱老的话:“学生是主体,老师只是主导”。

这应该算是课堂第二个主要环节——解决问题。老师的提问与指令已显出醉翁之意。文本即将走向纵深开掘,课堂即将走向深化。究竟会有多少生成?会有多少生长?我在期待思维之光、生命之光的闪耀。

孩子们围绕四组问题讨论,交流;老师呢,在点拨,在启发,在给予一种真实的帮助。

什么是真实的帮助?

个人浅见,我以为真实的帮助是不仅帮他解决眼前的一个问题,还要给他提供一个将来解决这一类问题的可能。而这堂课,处处显露这个长远理想的端倪。

其中有一个细节,学生们对本文诗句的作用,总结出有引出观点、作例证、富有文化内涵等作用后。却对于诗句的含义感到力不从心,老师便追问,为什么不能理解,不能理解时怎么办,学生们由此明白,是因为课外积累不够,可以查阅资料解决,如果今天实在不懂,并不影响理解课文,可暂时“”跳过去”。

我感叹,此处处理之新颖,灵活!我们在执教这课时,一般得让学生弄清这些诗的含义,既耗时费力,又繁冗无味,还收效甚微。

可是,她这样处理好吗?想想,也不无道理。

弄懂一句诗的含义,往往要去关联整首诗,而一首诗的产生大都有特定复杂的背景,有着丰富的情感意蕴。本文引用十九句古诗,而涉及数首古诗,知人论世,若去深入读懂还得去了解作者,这岂是一节课所能讲得了的?何况这些诗句含义并不是本文目的,不是本质。再则随着学习经历的递增,言语经验的丰富,学生以后自然会懂的。

所以,让学生懂得课外查阅、积累,暂时跳过去,既现实,也合理,甚至高明!这不仅指出了未来的学习方法与方向,也减轻了不必要的负荷。

然而,老师的功力并不仅于此,还在于不仅将学生变成主体,还得坚守住自己的主导地位。随时将学生的回答生成新的问题资源,追问,紧逼,把学生从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自然提升思维,将模糊提炼得清晰,把犹疑引向确定,从现象抽出本质,这样的启发,是专业能力,是教学艺术。

譬如,学生在归纳本文观点时,思路显混沌零乱,老师三言两语,轻松地拨开了迷雾:

师:第一段讲什么?

生:提出了“木叶”这个形象”

师:大家明确了这一点,那本文的观点是什么?

生:自从屈原吟唱出这动人的诗句,它的鲜明形象,影响此后历代的诗人们,许多为人传诵的诗篇正是从这里受到了启发。

师:“启发”宽泛了点,哪个词更明确地表现对诗人的的影响?

生:钟爱,木叶成了诗人们钟爱的形象。

师:“木叶”太受诗人欢迎,“钟爱”用得很精准。第一段核心观点清楚了,靠什么来引出的?

生:引用诗句

师:诗句不懂怎么办?

生:诗句并不重要,只是为了引出观点。

师:所以,对这些诗句,先跳过去。

诸如此类的教学情节,太多。

如:

“既然刚刚讲到的是颜色、感官上的联想,还有没有别的?”

“那么,请从感官的角度提取一个关键词。”

“读诗歌要想到诗歌背后的什么?”

课堂很安静,但学生思维很忙碌,片刻不得停歇。刚刚解决一个难题,另一个难题接踵而至。老师的催逼,看似随意,却又是深意,目的在于深化,升华,明确。

四组词语所代表的问题逐一得到解决,老师将成果及时用板书简明扼要地提示,显得既有思维条理又整体相连,文本没有因细处的研读而被肢解。

四组词语的困难都得已解决,当听众觉得火候已足,课堂该圆满结束时,老师却突发一问:

“你对林庚先生的观点信服吗?”

思维突转,奇峰陡起。

课堂的第三个主要环节开始了,这是最富有挑战性的时刻,质疑,批判,这不是谁都能驾驭得了的,凭借教材,又不拘泥于教材。

这个问题确实太难,打破了惯性思维。而平时对学者诗人的文章及观点,学生们大概没想过质疑,多数老师们懒得也无力去教质疑。

“你们学过《春望》中的‘城春草木深,’这里的‘木’是凋零的意思吗?”

“树就一定绵密,叶就一定疏朗吗?”

老师展示了一组相关诗句,还将《全唐诗》关于木叶落叶等意象的统计数据用课件展示,接着简要介绍了作为学者诗人的作者及其研究成果。

“作者只是在这篇这样说。”学生明白了。

“对,所有的观点是林庚自己的,传递的是对木叶的钟爱……表明诗歌的暗示性。”老师强调,诗人学者对文字的高度敏感性带给了我们美好的分享。

课并未就此打住。因本文选自林庚先生的《唐诗宗论》,老师截取了原文所在片段,让学生观察,与课文比较。

“原文引用诗句,独立成行”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原文是放在题目下的。”

当学生开始懂得比较,逐渐懂得发现,便具备了探究的动机,即使今天并不能产生确切的答案,但如果长期如此引导下去,何愁他们没有深刻丰富的那天?

“文章非常有审美趣味,带给我的的享受是深远的……诗人学者的文章我们要取他什么精华?”到最后,老师还在追问。

课结束了,似乎还没有结束。

我听完课,曾有片刻的呆滞,短暂的出神。这不是我熟悉的课堂设计,从中我能获得多少启示?

从气氛来看,不像是别的公开课,从头活跃到尾,热闹贯穿始终。这堂课,较安静,平静的湖面下暗藏着一条思维的流。

从顺利度来看,不太完美,有时还有点滞涩。因为老师偏偏为难自己和学生,不爱轻易告知答案,硬要带着学生爬困难之山。更不像有的课,只要老师一问,学生立刻就能说出答案,思维流畅如一条永恒的地平线。

回望这堂课,有广度,有深度,很厚,很重,老师却有举重若轻的气度与信心。如同枝头含笑的桂花,任他寥廓江天万里霜,怎敌我的馥郁芬芳?

其实,对大学教授执教中学语文,一般人多多少少带点怀疑,毕竟大学教育与基础教育隔着崇山峻岭,一般修为的人是难以逾越的。如同黄浦江里的中华鲟怎么会知道大巴山里的百灵鸟想要的温暖是多少摄氏度,需要的高度是多少米呢?

但桂花老师却做到了,她知道学生思维突破的临界点,懂得如何根据学生的认知水平,灵活自如地升降高度。那么,她何能如此?

据她说自己曾有多年在中学一线任教的经历,我想这远远不足以成为说辞。若无无畏之勇气、勤勉之精神、赤子之童心,怎么可能总想着挑战自己,以求精进,而惠及学生,惠及老师呢?

桂子从月中落下,天香自云外飘来,弥漫于恩中校园,赠给了每个语文人一片香。

附:

一、课后郑桂华老师发言要点:

1、人到中年以后,如果我还愿意成长,并且能够成长,这是令我满意的事。

2、接到通知让我上《说木叶》,我就开始思考。也查阅了一下,一般教文本内容,教暗示性,教诗歌含义。以前我也教阅读方法策略、理思路观点,比较概念,发现作者用意,关注文本类型。这次我觉得关注学生在学习中的困难会很有意义,想挑战自己。

3、我想更多的思考不能只聚焦在文本上,而是放在对学生核心素养的发展建构上。在他离开高中以后,这一段语文学习对他有帮助。重点要放在如何帮助他建构语言与经验上,希望学生在困难时自己能去解决困难。我一直在思考以什么东西做台阶,后来觉得用截图形式(指截取林庚《唐诗宗论》本文的一段)比较好,这样更直观。

4、教学要从文本内容到文本方法策略,再到怎么帮助学生找到真实任务,到建构言语经验。

5、这堂课有关于培养批判性思维的一个讨论。我查到很多质疑林庚先生的文章,希望学生以后对于原因、后果,多追问,培养学生的理性,具备有个性化言语经验的真实。

6、如果我的课堂我和学生都有成长,那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王宁教授评郑桂华老师的课要点:

1、完全以学生为主,语文活动不离开课文,随时回到课文。是语文课,不是理论课,课分析到哪儿,学生都在哪儿。

“木叶”是语点,被某个人运用,后人沿袭发展,就把原来的东西带了出来。若没有“洞庭波兮木叶下”,便没有后来有木叶的诗句。即“点言”、“点义”、“内涵”、“点面”。

从学生出发,学生到哪,老师引导到哪,懂得怎么启发学生的活动,学生本身就是学生去学。

2、是学习任务群。几个词语提出来,这些词为什么不一样,应该一样的不一样,让学生分辨,鉴赏。木跟树不一样,是材质因素,给人一种枯干的感觉。黄叶就不是绿叶了,鉴赏也是学生在完成任务。

3、解决了语言问题。语言不要教条,而是要经验。语用讲得很清楚,词不是概念,词义不是概念的内涵,有暗示性,联想义,词义更多的是经验性,从语感到语理 。

4、文化与语言的关系分得很清楚,作者是作品的言外语境。而作家生平,是在文中没有显示的时代,对作品的艺术性是有作用的。这篇文章是在林庚身份和学养的基础上的个人反映,是他在真实情况下的反映。

能把别人的作品变成了学生的言语经验。

5、勤于做功课。

第一,能超出文章,有延伸。如去查阅资树有没有叶。树是生物性内涵,而作品带有个性,带有个人经验。她回到了语言的鉴赏品味上。

第二、她把林庚的论文与本文比较。论文用诗作副标题,带有文学评论的性质,课文是随笔,把握很有分寸。课堂上,学生很多问题都是临时想的,从一种言语出发,把学生带进去又带出来。

如果说瑕疵的话,我想还可从语言汉字的角度延伸一点,如木与树的区别有时完全相等,有时又有区别,把语用跟语义分辨一下。